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加快形成互利共赢的稳定经贸关系

2020-07-08 00:53

国务院前不久印发了《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总体思路和重要举措进行了部署。在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提升粮食和食品安全保障能力,核心在于抓好以下几点。

第五,在对外开放中提高农业资源配置效率。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出发点,是提高农业资源配置效率。在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时代背景下,提高农业资源配置效率,就不能仅仅立足于国内市场,而应当放眼全球,真正做到统筹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一方面,要科学确定主要农产品自给水平,合理安排农业产业发展优先序。按比较优势原则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加快农业转型升级步伐,增强农业竞争力,要继续巩固和发挥好我国果蔬、茶叶、水产等领域的产业优势,扩大优势农产品出口,带动出口产品生产地区的农民增收。另一方面,要统筹考虑全球农业资源禀赋、农产品供求格局和投资政策环境等因素,分区域、国别、产业、产品确定开放布局,推进进口来源多元化,加快形成互利共赢的稳定经贸关系。特别是要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农业投资、贸易、技术和产能领域的合作。

第二,以适度规模经营提升农业竞争力。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适度规模经营,是应对城乡人口结构变化和农业兼业化、农民老龄化、农村空心化的必然要求,也是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控制农产品人工成本过快上涨、增强我国农业基础竞争力的根本出路。尽管资源禀赋决定了我国农业经营规模特别是土地经营规模不可能达到新大陆国家甚至欧洲国家的数量级,但对促进土地流转集中、发挥适度规模经营在现代农业建设中引领作用的必要性、紧迫性要有足够认识。要推进“三权分置”改革,加快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探索对通过流转取得的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进行确权登记颁证,在维护承包户权益和经营者权益之间寻找平衡点。加快构建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政策体系,大力发展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农业规模经济既体现在生产领域,也体现在服务领域,要扩大农业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创新试点和政府购买公益性服务机制创新试点范围,推进代耕代种、病虫害统防统治等服务的专业化、规模化、社会化。

第三,以绿色产能的增长接替边际产能的退出。促进农业边际产能有序退出,必须找准支点,特别是要把外部负效应内部化,让采取这种生产方式的人付出代价,让其有压力退出。例如,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让水价反映供水成本和水资源稀缺性。同时,应当利用目前农产品总量充裕的有利时机,加快退耕还林、退耕还湿、退养还滩,扩大地下水超采、重金属污染等地区的轮作休耕力度,国家可给予一定补助,让这些地方的农民有动力退出。要提升绿色、健康、有效率的产能,让其能够接替甚至跑赢边际产能的退出。为此,要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大规模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到2020年确保建成8亿亩、力争建成10亿亩集中连片、旱涝保收、稳产高产、生态友好的高标准农田。大规模推进农田水利建设,到2020年农田有效灌溉面积达到10亿亩以上,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55以上。大力推进农业科技进步,加快主要粮食作物新一轮品种更新换代,到2020年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提高到60%。

第四,以严格监管提高食品质量安全水平。这既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迫切需要,也是增强消费者信心、扩大农产品市场空间的必由之路。实践表明,面对严格的质量标准,我国农业有足够的韧性和适应能力。关键在于严格执法、严格监管。要提升源头控制能力,积极探索建立农药、兽药、饲料添加剂等投入品的电子追溯码监管制度,推动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建立生产档案记录和休药期制度。要提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能力,建立农产品追溯制度,建设互联共享的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追溯管理信息平台。开展农产品生产者信用体系建设,打造农产品生产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加大信用信息公开力度,让守信者得利、失信者受罚。

第一,以市场化手段加快去库存。粮棉油糖等大宗农产品库存的形成,根源在于托市收购价承载着保收入、保产量、保市场等多重政策目标,长期高于市场均衡价,难以与进口产品竞争,难以顺价销售出库。这不仅增加了财政负担,而且制约了整个产业链的健康发展。要破解这一难题,就必须改革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总的方向是“市场定价、价补分离”,通过“市场定价”促进种植结构调整和下游产业发展,通过“价补分离”保障农民收入在转型期能够基本稳定。从2014年开始,我们对新疆棉花和东北地区大豆实行目标价格补贴改革试点。从今年开始,对东北地区玉米实行市场化收购加生产者补贴的新政策。这些都是积极的改革探索,改革效果将逐步显现。从长远看,我国农业支持政策体系也需要调整完善,逐步减少农产品市场价格支持,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农业科研和推广等一般服务投入,为市场留出更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