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郑某曾在去年12月29日晚上9点06分

2020-07-25 00:46

新郎的父亲说,小郑此前订过一次婚,但后来和前任分手了,婚没结成。

“她的确是结婚当天凌晨开车离开的,事发时我们都在睡觉,也不清楚具体情况。”郑父说,“出了这样的事,这婚自然结不成了。葵勇父子说想取消婚约,我们就把订婚时收到的7万多元彩礼退给了他们。”

③葵的性格,至少在我面前,很顺从,从不反驳。可也因为这个,我们没法深入沟通,他不会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我们从认识到现在,没吵过架,单独吃饭没超过3次,没看过一场电影,更别说其他,唯一一次浪漫算是情人节(他)送了花和巧克力。我也反问过自己很多次,也许他不浪漫,但是至少他听你的,或者说愿听你的,也许可以(结婚)了。

试完婚纱,我跟她就没有再见面。而且,拨打她的电话,每次都被掐断,短信也不回。

1月18日,浦江一名司仪爆料,称自己经历了“司仪生涯中最难忘、最滑稽的一天”。这一天,他原本要主持一场婚礼,可就在婚礼开始前一小时,新郎却告诉他,新娘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开车逃跑了。

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事情真相仍然扑朔迷离。前天下午,为了弄个明白,葵氏父子来到了郑家。

两人都是浦江本地人,2014年经人介绍认识。由于彼此都到了着急结婚的年龄,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于去年7月订婚,并说好今年1月18日在浦江顺风饭店举行婚礼。

订完婚后,她对我的态度的确有些冷淡。但我是这样想的:既然她那么远赶回来试婚纱,应该会按约和我结婚的。哪想到……实际上,她这样做我还是愿意理解的,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①(对于这件事)没什么可说的,之前就和男方说过,也不是那天才开始这个闹剧。非要说什么原因:(那就是)没法沟通。他从不会当面和我沟通,只由父母施压。从认识到订婚,到最后,我们之间没有恋人该有的,感觉也好,相处也好,都很客气、客套。

在采访中,新郎的大度给记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是,女方父亲的说法,是否就是真相呢?在小郑现身之前,这一切都不作数。

直到这时,葵勇虽然感觉不妙,但做梦也没有想到,新娘婚礼前逃跑这种只有影视剧中才有的狗血剧情,会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是主动跟我讲这个事情的,我看她十分坦诚,而且对我儿子也不错,就没有介意。没想到同样的事情,她还要到我们家再演一回。”葵父愤愤不平。

之后,这件事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甚至出现多个版本:有人谣传,新娘因为帮助别人吸毒被抓(后经记者向相关部门证实,确认不是同一人);也有人说,是新娘嫌新郎家境不好(这是比较主流的说法),临时反悔不嫁了。

昨天上午,经无数次的努力,记者终于联系上了小郑本人。她仍然没有接电话,只是用长短信的形式,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进行了解释(内容稍做整理):

葵勇提供的短信记录上,记者看到,郑某曾在去年12月29日晚上9点06分,跟葵勇发来一条“我不想结婚”的短信。

新娘子突然不见,葵家只好临时通知亲友。那些没通知到的,到了酒店,就在二楼的包厢另开了五桌,招待大家吃了一顿。

当天上午11点,这位司仪赶到酒店,在订好的宴会厅,果然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郑父说,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和妻子也对女儿感到十分失望。但女儿已经10多天没给家里打过任何电话,父母试图找她,也同样联系不上。

到了她家发现人不在,打电话、发短信也根本联系不上。她甚至把我家人、朋友的电话都拉入到了黑名单。

小郑说,对于自己的行为,真心表示歉意。直到婚礼临近,她才发现自己没有勇气面对,因此不顾一切做了逃跑新娘。她说,事情过去了十几天,她一直在逃避,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父母。可是,她看了网上很多评论,自己被网友误会很深,十分委屈,才会找到钱江晚报记者,把整件事说清楚。

听到这番话,葵勇无话可说。只说了句,“希望她以后过得幸福。”

婚礼当天,男方订了20桌酒席。按照当地风俗,宴席应该在上午10点钟开始。那天早上,新郎去接新娘子,发现人不在,一问,女方父母才说:当天凌晨2点多,新娘自己开车离开,音讯全无。

两人订婚后,女儿曾私下里跟我们说,男方家境没有达到她的预期。她说,一开始以为男方会提供婚房,但后来发现婚后是和男方父母一起住,只是把新房重新装修了一下。而且,男方父亲在置办金器首饰时,只出了一万元,这让女儿心里很不舒服。

②还有一件事,之前订婚就是个套。怎么说呢?定下来之前是那个男的(指葵勇)和我父母说我同意订婚。我父母很开心,以为我总算可以安定了,就开始准备(订婚的事)。不过订婚前,父母还是要和我打电话的,才知道我没同意。可双方都通知了亲戚,为了面子,也先订(婚)了。其实认识也就几个月,不过我和父母、和男方都说了,先处着,不可能很快结婚的。

对于这条新闻,钱江晚报记者跟了半个多月,因为没有结果,一直无法成稿。昨天,事情有了转机,新娘给记者发来数条长短信。

事后,新娘电话不接,就连家人也联系不上。于是,她为什么要做逃跑新娘,成了一个谜……

这位悲催的新郎,叫葵勇(化名),今年36岁,在浦江一家电器公司上班;落跑新娘姓郑,33岁,在外地经营一家网店。

结婚前一天,打电话约她试婚纱,她说人还在沈阳。到约好的试婚纱时间,她才匆匆赶回来。